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 > 正文

话说谋道古镇:绝壁天险铜锣关

  • 人文
  • 2022-07-12
  • 9.86 W
  • 更新:2022-07-12 13:53:01

绝壁天险铜锣关

文/赵青松 图/罗长安


曾经的“诸葛武侯城池”在哪里

我们是否可以查证

歌谣“银子五万五”的宝藏

我们是否可以找寻

这是一片古老的土地

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今天 让我们走进

绝壁天险铜锣关

话说谋道古镇:绝壁天险铜锣关  第1张

航拍大树坪 方暮云拍摄

由苏马荡去鱼木寨,在铜锣关回头有一个小集镇,那里叫大树坪,曾是铜锣公社社治所在地。人们通常把大树坪和铜锣关合二为一称呼为铜锣关。其原因不过有二:一是这两个地方挨着的,一般人都分不清大树坪,只知道铜锣关;二是大树坪设“铜锣公社”,人们办事找人都说“去铜锣”。铜锣公社位于谋道西北,辖现在的百丈沟、大兴与星光村三一八国道接壤。第一任公社书记是一位女同志叫李梅珍,副书记刘贤儒。其主任何祖尧、工作人员谭国安和杨海武。既然是公社的所在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医院、粮站、文化站、供销社、邮电所、税务、工商、财政、林业站、文化站、广播站、电影队、中小学校、旅社等所有的相关单位设置都是一应俱全。一直到1984年5月撤社并区合并到谋道区,这个在山脊上曾经的热闹繁荣才开始冷落下来。现在,谋道政府又将这里作为合村并组中心,还把这片作为重点打造和开发,相信这里的繁荣景象即将再现。

话说谋道古镇:绝壁天险铜锣关  第2张

铜锣关位于铜锣村3组。两边老岩夹峙,正面坡陡路险,山腰的天然“石鼓”,于2018年4月27日轰然倒塌,结束了亿万年的屹立守望,以极其悲壮的方式告别了三千凡尘,成为了人们心中永恒的记忆与留念。坡前绝壁深壑,关侧崖壁上水迹形成一大“川”字乃为奇观,并延展了诸多传奇故事。关旁卡门崖壁上有“咸丰十一年六月廿七开山所修”题刻。

话说谋道古镇:绝壁天险铜锣关  第3张

清咸丰十一年(1861)为加强防卫,当地乡绅组织修建关隘。关卡为两层,石木建筑。巨大的规整条石做门柱,刻“金钟石鼓对铜锣,雄狮猛象落左右”,门额阴刻正楷 “铜锣关”, 长1.2米,宽0.59米,字大0.26米见方,现关隘已毁,仅存门额亦作供佛的香炉。卡内两壁全是巨大条石凝缝堆砌。进深十余米。卡上楼层作屯兵用,木梁青瓦,雕饰粗犷。


话说谋道古镇:绝壁天险铜锣关  第4张

关卡寨楼后后几十米处则是丫公天子庙,石板小路直连石梯,石梯数十级直达庙门,石梯两侧翠柏四季常青,庙子是一个四合院,两厢各有一大门,门柱皆有对联。正厅木柱粗大,刻有“为忠为奸难瞒我一双慧眼;报善报恶岂贪你三柱真香”。 其后是丫公丫婆神像,二人慈眉善目,身着青布衣衫。神像前置香案,香炉。香案上有供品,香炉里佛香袅袅,佛音绕梁。

话说谋道古镇:绝壁天险铜锣关  第5张

据传,丫公天子庙是谭氏八十七世谭兴虎蒙圣主勒封世袭总兵官后,其母向氏还愿所建。黄氏之母乃谭氏,所以铜锣关在正德年间由黄、谭两家人看管,他姓人氏不得看守。据谭宗派老师考察,庙里曾经发现一块石刻记载了“谭黄守卡”的残碑。但现在残碑都已经不见踪影。其后谭兴虎在嘉靖四年四月二十六日在万邑大十甲铜锣关衙内因老告终。现在关卡已毁,庙宇无存,石刻基石都铺在卡前公路之下了。

话说谋道古镇:绝壁天险铜锣关  第6张

至于鱼木寨及周边的船头寨,大寨,小寨,铜锣关,磨刀溪凤凰山的地理位置关系,一副古楹联“鱼目两开张,瞻前岸铁锁拱朝,大小山寨齐拥护;凤毛双济美,顾后脉铜关鼎立,上下石级皆惊愕”里面已经描述得十分清楚。同时,楹联也把当时谭氏在明清时期的所拥有的疆界“东齐冷耳阱抵利川河,南至中路司抵岭心,西至白羊坪抵鱼滩河,北至龙驹坝抵岩仑”概括的清清楚楚,详详细细。

这里有“石鼓镇宝,九石护驾”的故事,并有石印、石钟、石匾 、石象、石关、石鼓、石锤子、石狮子、石蝌蚪(蛤蟆)、石川字自然和人文景观。铜锣关下的百丈沟,还有“犀牛望月”“中台藏寺”“轿顶舞鸾”等四十八景。这里,有丫公天子化神的传说,谭黄二姓与石柱土司战争的遗址,地老天荒的爱情故事,也有烧香拜佛的趣人趣事,还有清兵过卡不得与建国初年发生的剿匪战斗。现在有人重建了关卡,亭子,游步道,你想了解铜锣关,就只有走进铜锣关。铜锣关的历史和故事几大箩筐,特别是奉节志和谭氏族谱里面“诸葛武侯城池”的记载,还有人们最最感兴趣 “铜锣对石鼓,银子五万五。谁人识得破,买下重庆府” 的歌谣,我希望和读者一同来找寻,查证,揭开他神秘的面纱。

话说谋道古镇:绝壁天险铜锣关  第7张

铜锣关的险绝,在历次的修路开山已经面目全非,余下的古石级还余有百来米躺在杂草之中顽强的记录着非凡的过往,只有“川”字下开凿的榫洞静静地诉说着曾经的沧桑。一块文物部门竖立“铜锣关遗址”碑时刻提醒着过往行人这里辉煌与没落。但,人们记忆中的联文依旧把铜锣关的恢宏气势描写得惊心动魄:“卫士守关燕雀休想混过;土地把门鬼神也得留名!”

同治版《增修万县志》卷十六地理记:铜锣关,在县大江南,天生绝险。咸丰间绅民修置关门营房,明史又西南有铜锣关巡检司。愚按,万县南岸毗连湖北施南,山势蜿蜒,雄奇峻绝壁立,俨然界划楚蜀。铜锣关十夫所守,千夫不过。嘉庆匪之役,德参赞剿楚贼至此,武生陈刚及傅生率团勇拒不纳,参赞使人持令箭示之,生曰:贼计多端,恶知其非假官军以袭我也!吾守关者知县官令,不知其他!参赞卒由他道入。咸丰二年粤匪破岳州,施宜震动而万县南关之守益严,然备多则兵寡,久暴师则力屈,将弱不严则民未有寇害,而先罹兵患,非善之善者也,善之善者务得人,以练民团人自为守,而官节制之,戍兵十不當一,彼用陈傅者其知之矣。

话说谋道古镇:绝壁天险铜锣关  第8张

从上所记可以看出,铜锣关自明洪武以来一直是官府据险自固的要地,是出蜀入楚的隘口。下面资料分别记录了自明以来不同时期在铜锣关设司建卡的情况:

《明史•地理志》:夔州府,元夔州路,属四川南道宣尉司。洪武四年降夔州路为府。。。。。洪武四(1371)年省,有武宁巡检司。又西南有铜锣关巡检司,又西北有西柳关。

《明史—地理志》(中):正德四年,西南有二郎关。东有铜锣关。又南有南坪关。

《夔州府志卷十二关梁志》:国朝雍正七年设巡司又旧铜锣关巡司,在县南江岸去府治四百里。又武宁巡司在县西,旧县今皆裁。

《乾隆万县志》:“铜锣关巡检司弓兵十七名,工食共银一百十二两四钱,裁一名减银七两二钱,实编一十六名,每名工食七两二钱,共一百一十五两。民壮原编二百八十名,共银二千一十六两,先年加增七十二名,增银五百一十八两四钱,实编三百五十二名,共银二千五百三十四两四钱。”

《奉节县志卷十四》(清光绪十九年版)关梁志 “铜锣关在西南四百里,有诸葛武侯城池”

又有《道光施南府志》:西北至铜锣关与万县交界,跟县治百十里。此记显然有误,湖北与四处的交界在软耳箐,即南浦雄关,今天谋道店子坪水库上边的雕上丫口。

铜锣关盖明以来,就设置巡检司,建立关卡,但在不同时期对其的重视都高度一致。万历二十九年(1601)《天赏帖事》明朝万历之乱记“应修铜锣关衙门,候夔州府议详,委官估计明白,动支官银,修建完日,责令官吏移住,以便防御土夷”。铜锣关乃“官建”,不远处的鱼木寨乃“民建”,所以有百多捐建名单。万历末年,铜锣关的防务由谭氏正德年间镇守转为官府移住。

话说谋道古镇:绝壁天险铜锣关  第9张

到清乾隆已经是“弓兵十七名”了。可见清夔万政府在边界软耳箐设重卡,还在内地各处设关建寨,特别是嘉庆年间以来坚壁清野的政策措施,都有统一的要求“万(万县)在群山之中,北倚汉丰,则铁凤大梁限之;东联云安,则方碑凉风大梁限之;西逼新宁,则葛麻大梁限之;南接湖北施利,则鹿鸣龙门铜锣大梁限之。。。。。。。夫恃险失众与险同是,故未有团防不成而关,寨自固者地利人和,非保民贤司收其孰与谋之”于是,官修关,民建寨,官府带头,全民募捐,鸠工选材动土兴建,也造就了如今诸多的名胜古迹。

赵青松话说谋道古镇(3)